憶故人

陶瓷油燈 | JCR Collections

陶瓷油燈 | JCR Collections

他,個子矮小、樣貌端正、說話時聲音沉厚,但沉默寡言、不愛拍照,中文卻很了得、寫得一手好字。他曾送我一幅繒畫在A4紙上的菊花水墨畫,畫得細緻漂亮,可惜緣來緣去,現在只剩下兩盞油燈…….

「噹噹噹……」一陣推門聲響起,心想今天那麼早便有人來書屋買書,抬頭一看,原來是岑記,看著他背著一個重甸甸的布袋慢慢地走進來。

「唷,岑記,那麼早,背著什麼,看來很重呢!」我笑著問。

「是油燈。」他答道,然後把背上的布袋輕輕地放在我的桌子上,打開給我看。

「嘩!那來那麼多油燈?」我隨手拿起一盞觀看,好奇地問道。

他垂下頭,木無表情地說:「是我爸留下的,現拿去賣。」

「為何要賣?賣多少錢一盞?家裡有留下一些嗎?」我追問著。

「全部拿出來了,賣二十元一盞。」他答道。

我聽後不知為何感到有些激動,便衝着他說:「為何不留下些做紀念?賣得那麼便宜,賣給我算了。」

他望了我一眼,笑了笑,答道:「不能賣給妳,因答應傳達書屋嚴太,要把這些油燈賣給她的。」

「噢!那算了,多可惜。」我手上還拿著那盞油燈把玩著,心裡雖然留下一大堆想不通的問題,但想他這樣做,背後一定有原因,所以也不再追問下去。時間,好像突然靜止起來,大家一時間都不知說什麼好。

過了片刻,岑記突然開口說道:「這些油燈只有兩款,妳各選一盞,油碟只能拿一個,因油碟很多已破爛,燈多碟小,都不夠配成一對。」

「好。」我答道,心念着先買下兩盞油燈,待將來再回送給他,當想及此,心中也因而息懷。我便選了兩盞油燈,付給他四十元。他再沒說話,然後把所有油燈包好放回布袋內,再背起布袋,垂著頭說:「走了…..」我隨口應道:「有空再來。」

光陰似箭,世事如棋,誰會料到,年輕時大家這一別,卻成永訣。

陶瓷油燈 (1) | JCR Collections

陶瓷油燈 (1) | JCR Collections

陶瓷油燈 (2) | JCR Collections

陶瓷油燈 (2) | JCR Collections

回應帖子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